Facebook
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:::

職場新鮮誌

:::
回上一頁 友善列印 轉寄好友
字級:
小字級
中字級
大字級
焦點人物

網紅錢很好賺?24小時瘋狂工作,她為證明自己拚盡全力卻罹患乳癌…揭美妝部落客背後心酸

(圖片來源/崔咪提供) 隨著YouTube、Instagram等社群平台的崛起,只要有一支能連上網的手機,人人都有機會成為百萬人訂閱、追蹤的「網紅」,以網路聲量與知名度獲得廠商贊助或品牌代言,影響力有時可能更甚以往大眾所熟知的藝人或偶像。 (圖片來源/崔咪提供) 隨著YouTube、Instagram等社群平台的崛起,只要有一支能連上網的手機,人人都有機會成為百萬人訂閱、追蹤的「網紅」,以網路聲量與知名度獲得廠商贊助或品牌代言,影響力有時可能更甚以往大眾所熟知的藝人或偶像。

(撰文/詹益昀)
網紅儼然成為新世代時下的熱門職業,然而許多人可能沒想過,在令人稱羨的亮麗包裝與形象之下,網紅的生活其實並不如鏡頭前一樣多采多姿。以分享妝容及穿搭而累積名氣的美妝部落客「崔咪」近日發表了新書,分享自己從上班族成為網路部落客,之後確診乳癌且接受治療,最後康復並重回職場的歷程,揭開網紅職業背後不為人知的辛酸。

為追求「美」不顧一切,她勇敢踏上追夢旅途

崔咪描述自己成長的過程中,始終熱衷於追求「美」這件事,她從小就把大部分的零用錢留下來買髮飾妝扮自己,但是由於在傳統的軍事教育家庭下長大,她無法直接表現愛打扮的天性,只能偷偷摸摸地戴著買來的飾品。而父母對她的課業要求極高,期望她把每件事「做好、做對、做滿」,考取高中前三志願,最後再進入國立大學唸商學位,走上傳統的「人生勝利組」道路。崔咪總是很努力達到父母對課業的要求,為的就是讓他們無可挑剔,以換得「打扮自己」的自由。直到要準備考聯考的那一年,她終於決定不再按照父母為她安排的人生規劃走,堅持要踏上追求「美」的道路。

崔咪形容,那是她第一次「不顧一切、為想要的東西用盡全力」,在歷經多次反抗之後,她如願進入自己想讀的服裝設計系。而念大學的那四年她也沒有馬虎,不僅在畢業展演上獲得第一名,也是她第一次在踏上自己所追求的道路上看到父母眼中的肯定。

從斜槓青年到專業美妝部落客,她用盡全力證明自己

大學畢業後,崔咪又到倫敦時裝學院(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)進修設計相關的課程,回台後她擔任女鞋設計師,與許多上班族一樣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,不過由於她的工作經常需要出差到世界各地的時尚大城市做考察,因而開始在網路上經營部落格,撰寫關於時尚穿搭的文章。

雖然看似只是隨手分享,且當時YouTube、Instagram等社群平台都還沒出現,網紅尚未成為一種為人所熟知的職業,但崔咪因為家庭教育的關係,總是期望自己把每件事情都做好,因此從初次踏入部落客的領域開始,她就抱持著「一出場就不能輸人」的心態,對自己設立非常嚴苛的目標:即便工作再累,每天都要在部落格上更新一篇文章,而且每篇文章至少要有二十張圖。

以這樣的經營模式,她只花了半年就衝上雅虎奇摩爆紅美妝部落客前十名,但部落客的業務量和收入仍然不足以跟她的正職工作打平,於是她繼續維持周一到周五打卡上下班,同時一週七天、每天經營部落格。之後更開了自己的服飾店,除了自己設計服飾配件外,也會從國外引進其他品牌或設計師的商品。

崔咪在書中坦言,雖然同時發展多項事業讓自己的身體很累,但心裡卻很過癮。她非常討厭被別人瞧不起的感覺,因此凡事都用盡全力向別人證明自己的實力,甚至覺得這樣的過程非常痛快而因此上癮,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工作狂。
「我花了這麼多力氣所證明的,好像是一個人明擺著有那麼多優點,但看不到的偏偏只有自己。」

一場大病急煞人生,她不得不重新檢視自己

隨著網路社群時代的來臨,崔咪面對更多的挑戰與競爭對手,原本在網路上只經營文字部落格的她,必須開始踏入更多不同媒介的社群平台,包括臉書、YouTube、Instagram等等,除了寫文章及拍照之外,還要拍攝剪輯影片、回覆網友,而這還只是網紅一部分的工作而已,其他包括與客戶聯繫、出席品牌活動、企劃文章及影片主題等等,崔咪無不親力親為,也讓原本就被工作填滿的生活更加緊繃。

此時,她的身體開始出現了狀況,首先是疲憊感,她發現自己的體力逐漸撐不過一整天的工作,但她並不以為意,反而試圖調整飲食習慣以增加自己的體力,她發現靠低澱粉、高脂肪及高蛋白質的生酮飲食有助於減緩疲勞,但這樣的效果並沒有維持多久,身體又發出了另一個警訊:她的右胸出現了明顯的硬塊。

起初崔咪以為只是乳房纖維囊腫,並沒有什麼大礙,但後來硬塊明顯擴大,她才終於排出時間去醫院做檢查,沒想到幾天後的報告出爐:是惡性腫瘤,也就是乳癌。
這樣的消息猶如晴天霹靂,崔咪覺得自己像是突然被判了死刑,但卻這還只是第一波打擊。幾次轉診後,一位醫生告訴她或許可以手術切除腫瘤代替化療的方式,只是腫瘤的面積很大,可能會失去整個右胸。對於愛美的她來說,若是有任何可以代替化療的方式,她都願意接受,即便會失去右邊的胸部,她仍然當下立刻就決定動手術,因為她不想變醜、不想掉頭髮、不想讓自己的面容變得憔悴不堪,身為一位美妝部落客,她不願在鏡頭前讓粉絲看見自己外型不美的那一面。

「我的工作,就是需要呈現最美的那一面。外型受損帶來的影響會直接衝擊跟我工作所有相關的一切,是『所有一切』,因此,無論如何我都無法接受。」

然而,一場手術之後,病魔並沒有打算放過她。由於腫瘤的位置接近淋巴系統,醫生術後告訴她,在手術的過程中發現癌細胞已經轉移到其他地方,是乳癌第三期,她接下來必須接受化療,才能清除體內的癌細胞,這對崔咪而言形同另一波打擊。一向把對「美」的追求視為人生信念的她,頓時感到極度恐懼,但她害怕的不是失去「美」本身,而是她一直以來向他人證明「對美的信念」。但崔咪冷靜思考後,發現自己更不願放下的是對家人的不捨,於是她勇敢展開了艱難的化療之路。

治療的路上,煎熬的不只是掉髮、嘔吐、食慾不振等生理上的化療副作用,對總是好強的崔咪來說,心理上更不願成為身邊心愛的人的累贅。她曾告訴父母不用總是幫她料理三餐,但父母則堅持地回應她,既然無法替她代替身體上的病痛,希望至少能為她張羅吃的。崔咪意識到這是父母表達愛的方式,因此總是把他們準備的飯菜吃光,她明白這是自己能夠回應這份愛的方式。

儘管在化療的過程中,她總是盡力抱持堅強樂觀的心態,就連看到最心愛的頭髮被剃光,她偶爾也還能開玩笑自嘲,但有時還是會對另一半情緒崩潰、失控發飆,也會因為認為自己成了拖油瓶,感到愧疚不已,甚至曾提出離婚要求。但無論她怎麼崩潰,丈夫總是冷靜面對,並默默包容。為此崔咪曾很氣自己,但她並沒有讓這樣的情緒困住自己太久,她提醒自己要把目光放遠,想想未來在重新站起來之後,能為自己愛的人做什麼。

戰勝病魔,開啟截然不同的人生

療程結束之後,崔咪為自己辦了一場「重生派對」,她揮別的不僅是病症,更是以往不斷埋首於工作、不願服輸的人生態度。

大病初癒後的她重新回到自己熱愛的工作,但這次,她學會調整自己的速度,以更自在的步調面對生活。過去她無法接受自己整個上午或下午什麼都沒做,如果用她以往的人生態度來看,這樣的生活簡直太散漫,頑強的她不會允許自己停下來,即便身體已經極度疲勞,她依然會逼著自己工作。然而在打過一場硬仗後,她開始學會接受自己的脆弱,傾聽自己的身體,並明白真正的堅強並非凡事什麼都不怕、什麼都做到完美為止,而是接納不完美的自己,並且學會放過自己。

重回職場後,她曾收到不少酸民留言攻擊,諷刺她都得了癌症、歷經生死了,還買什麼名牌、花什麼精力化妝打扮自己。面對這些謾罵,崔咪已不再與他人比較,或拚命試圖向別人證明自己的能力,她明白讓自己舒適自在更重要,即便是要追求「美」,也要找到健康、舒服的方式,因為「美」不是為了取悅別人,而是讓自己快樂。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