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cebook
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:::
  • 活動時間:109年8月15日(六)10:30 ~16:00
活動地點:花博爭艷館
  • 台北人力銀行

職場新鮮誌

:::
回上一頁 友善列印 轉寄好友
字級:
小字級
中字級
大字級
焦點人物

零接觸學習:知識型商品線上化 Hahow業績爆發

文:楊戎真
武漢肺炎爆發以來,全球面臨停工、停課,台灣防疫表現可圈可點,也是少數至今能夠正常上課的國家之一。而這波疫情所帶來的經濟、民生活動衝擊,迫使各項經濟活動,朝向零接觸方向發展,知識型商品則是其中重要的一環。

從1月爆發武漢肺炎以來,隨著疫情升溫,「零接觸」的商業模式或是「遠端工作」的配套,逐漸成為企業正常營運,甚至創造更多業績的解套方式。其中,「知識型商品」是零接觸商機中重要的一環,相較於實體商品,知識型商品更容易透過網路、雲端技術傳遞,達到絕對的零接觸。

知識型商品線上化 Hahow業績爆發_Hahow團隊,左起:郭紹寬、黃于芬、江前緯、彭弘達、高玉璁。 知識型商品線上化 Hahow業績爆發_Hahow團隊,左起:郭紹寬、黃于芬、江前緯、彭弘達、高玉璁。

觀察1.「線上學習」將成為顯學

全台最大的線上課程平台「Hahow好學校」(Hahow取自「學校」的台語發音ㄏㄚˇ ㄏㄠ),在這一波疫情中,業績明顯增長。共同創辦人江前緯表示,近期網站的註冊數增加了1.5倍,前來詢問在平台開課的老師人數則為以往的4倍,企業客戶亦增加2倍,已註冊的使用者回來上課的比例大有提升,使用時間延長了56%,營業額成長近2倍。上述現象都顯示,疫情使得整個大環境對於線上學習的需求大幅增加。

這一兩年,「線上課程」猶如一片小小的紅海,吸引越來越多玩家進場,知名的平台有Hahow、Yotta、Udemy、Teachable等。在平台授課的老師與平台採取分潤機制,在線上授課沒有時間、地點限制的優勢下,錄製好的課程可以無限次地讓世界各地的人購買,為一些老師創造了百萬,甚至千萬的被動收入。

2018年將課程線上化的「東默農編劇實戰教室」創辦人東默農表示,當初為了能更有效率地授課,並突破實體課程時間、空間的限制,因此決定將單方向知識傳遞的課程內容線上化;相對的,實體課程則著重在協助學員解決創作的問題上,透過虛實整合,達到課程更深入與效率化。其課程分別在Hahow與Yotta上線,課程上線至今累積超過800人,為公司帶來一定的利潤。

江前緯進一步指出,這一波疫情更是把過去非常多只鎖定台北市場,或不習慣線上教學的老師,以及一些講座、論壇、討論會、讀書會等,全部轉到線上。甚至相對封閉與傳統的體制內教育,以及企業內訓,也因為疫情有所改變。江前緯認為,未來學校教育以及企業內部對於數位學習的搭配需求,將在這一波疫情後「成為顯學」。 目前也開始有學校與Hahow接洽,希望能讓同學有機會學習課程。而今年開始,台新金控、國泰金控、華航等企業也引進Hahow 的全新產品 Hahow for Business施行線上跨域的自主學習,以提高訓練成效並解決人才培育的問題。

零接觸學習:知識型商品線上化 Hahow業績爆發_副總統陳建仁與Hahow共同創辦人江前緯(左)、黃彥傑(右)鼓勵民眾線上學習,「作伙防疫」。 零接觸學習:知識型商品線上化 Hahow業績爆發_副總統陳建仁與Hahow共同創辦人江前緯(左)、黃彥傑(右)鼓勵民眾線上學習,「作伙防疫」。

觀察2.「Hahow好學校」年營業破億

Hahow成立於2015年,是目前Google「線上課程」熱搜第一的線上教學平台,匯聚了300位老師,提供超過400門的課程,來自全世界的註冊用戶達28萬。從第一年營收不及90萬,到2018年營業額破億,短短數年間成長一百倍,成為台灣人最喜愛的線上課程平台。 驚人的成長使得Hahow備受矚目。市場上認知到,教學資訊的商品,都有機會往Hahow的模式發展或轉型。

江前緯分析,Hahow成為線上學習第一品牌,有幾個關鍵因素: 1.強調跨領域學習與知識共享:江前緯指出,Hahow是一家有願景、使命與初衷的公司,強調知識共享與跨領域學習的價值,這是企業成功發展的首要關鍵原因。有感於求學階段跨領域學習的門檻過高,江前緯與共同創辦人因而起心動念創造一個環境,「讓大家可以更輕鬆快樂地累積知識、技能,透過跨領域的連結,激發人跟人之間在知識、技能、觀念上有效流動。」江前緯頗為自豪:「Hahow的每一個環節、每一個策略,都是在這樣的願景使命下做出來的。」

2.首創群募機制:Hahow是首家採用群募機制的線上課程公司。老師開課前先透過群募的方式,也就是預購機制,確定市場有足夠需求後,才製作教學影片,以確保做出符合市場需求的課程,創造相對的收入。目前募資成功率約為88%。

3.課程定位明確:Hahow的品牌「標語」(slogan)是「學那些學校不會教的事」,希望使用者可以更自由地去探索個人的喜好。目前Hahow線上課程超過400門,分類涵蓋音樂、語言、攝影、藝術、設計、人文、行銷、程式、投資理財、職場技能、手作、生活品味等12大門類。

4.協助課程轉譯:要把老師的課程線上化,從「會做」變成「會教」,「會教」變成「會拍」,其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「我們是內容轉譯的製課專家。」江前緯說明,首先要「以使用者為本」出發,協助老師把知識轉譯。「過去遇到很多老師,他很會畫畫,我們請他來教的時候,他就說,就這樣畫,我這個10分鐘就錄完。但不行這樣教,學生會聽不懂。我們必須協助老師解構,例如:為甚麼是從頭先開始畫?為甚麼用這枝筆?為甚麼你是先用結構跟比例?」 透過專業的協助,Hahow讓老師從會做到會教,並規範或協助影片拍攝、編輯,透過一致性的品管,產出符合使用者觀看的教學內容。

5.一站式服務:目前Hahow約有28萬註冊用戶,由於累積了相當多海內外的C端(個人消費者)與B端(企業)使用者,因此老師來Hahow開課,相當於一次處理C端與B端的市場,幫老師直接做教學、開課、跨境教學、導流等服務。目前Hahow平台約有15%的流量來自海外,在Hahow開課,有相對具有綜效的通路優勢。

觀察3.線上教學需保障師生權益

線上授課學生擔心的就是品質。曾在Hahow平台上過「百萬YouTuber阿滴-攻心剪輯術」與「圖文不符的社群力」兩門課的Jeremy(網頁「理工Chill著」經營者),即在其部落格文章中表示:「兩門都很棒!」 江前緯表示,Hahow有一套審核課程的標準,「我們會從作為一個學生的角度去協助老師──如果我是一個學生,看這個影片我會遇到甚麼樣的問題?哪裡可以更好?」

Hahow建議老師在製作募資影片時,要說明適合的學生程度、大致課程內容等;教學影片要留意畫面的配置、畫面的乾淨程度與相對位置;畫質的品質一定是720p以上;字幕的正確度,每一行不能過長等(字幕也大大協助了無法收聽的使用者)。這些都是Hahow審核的標準。

基於使用者付費的理念,Hahow為了維護老師的知識財產權,則透過裝置與觀看IP位置進行限制,以及個人化的系統功能設計,追蹤學習歷程、學習履歷,搭配與課程相應的提問、作業繳交,與老師互動等機制,降低使用者分享帳號的可能性。「使用者不光只是買一個影片,而是一個權利。一個跟老師互動的機會,買的是一個社群、一個個人履歷、個人的紀錄與學習歷程。」江前緯強調。

觀察4.企業內部「員工培訓」需求大增

4月9日,華航與Hahow展開線上課程平台合作,提供其員工超過100小時的跨領域多元線上課程,讓員工在防疫期間學習不間斷。 Hahow為何能成為企業內訓首選的合作對象?企業端新產品部經理黃于芬表示,Hahow從去年就開始與企業客戶合作,提供大約80堂線上課程,供企業客戶做內部培訓之用。

談到這個布局,黃于芬說明,Hahow初期曾就市場面、內容提供面以及產品服務面,針對企業一一進行訪談與田野調查,了解企業用戶的需求。同時也訪談管理顧問公司的講師,進行產品與體驗設計的調查。 有了相應的分析與了解後,Hahow開始針對企業用戶籌組人力開發吸引企業的內容。

由於過去累積了大量C端使用者,Hahow往往能洞燭機先。黃于芬舉例:「我們第一堂AI(人工智慧)、比特幣的課程,大概是2017 年推出,到了今年才開始有許多企業客戶詢問,你們有AI區塊鏈或是比特幣相關的課程嗎?」

吳長益攝影 目前Hahow的課程採圖書館形式,整合大量課程滿足企業客戶提供培訓與學習資源的需求。黃于芬說明,企業在做內訓的時候,往往把「培訓」跟「提供學習資源」分開。

培訓有「明顯提升工作表現」的明確目標,反觀提供學習資源則被視為是「員工福利」,與員工的既有業務沒有甚麼關係。 然而,黃于芬認為,在現代就業者多工、多元發展,且某一工作崗位的專業分工不很明確的情況下,「學習力」已成為所有企業都希望員工擁有的技能。

在知識量龐大的現代,企業往往需要尋求提供不同課程服務的講師。而集結了大量課程的線上學習平台,正好可以滿足這項需求。 從3月18日開始,為了因應疫情,Hahow內部也開始全面進行遠端工作。對於企業如何雲端化、數位化,江前緯認為首先要有「數位的思維」,「公司的事務,我們盡可能保持『能自動就不要手動』的核心特性,盡可能透過公式、技術、SOP等,讓它不要每次都是重來。」 做法上,則要盡可能地把文件公開、透明化、雲端化。江前緯如此注解:「在 Hahow, 我們大部分的東西都可以透過雲端解決。」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