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cebook
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:::

職場新鮮誌

:::
回上一頁 友善列印 轉寄好友
字級:
小字級
中字級
大字級
職場觀點

從經典中汲取能量 演繹雜家身分

你可能知道「石頭」是五月天的吉他手,也是電影演員,還是出過三本書的作家。你可能不知道,他喜歡閱讀、思考,喜歡化身城市觀察家,喜歡穿著浴袍在演唱會開場前寫稿,而這些喜歡和身分,看似不相關,卻交織揉雜成現在的石錦航。

撰文◎Career就業情報 胡乃云

  2017年3月,台灣搖滾樂團五月天的「人生無限公司巡迴演唱會」從高雄世運主場館出發,走過中國、日本、加拿大、美國、新加坡、馬來西亞、法國、英國、澳洲、紐西蘭、泰國、韓國裡55個城市、122場演出,終於在今年1月重返台灣,在漫天飛舞的金光彩片、耀眼綻放的煙火和一片歌聲中畫下休止符。

  巡演結束後的第9天,吉他手石頭出新書了,裡頭收錄他在55座城市的所見所聞,有揉雜敘事與抒情的散文,還有以真人真事為靈感架構而成的小說。這本《因為留不住》,是石頭繼《我的搖滾媽咪》與《末日備忘錄》後的第三本書。

準備鉛筆、橡皮擦、筆記本  做演唱會前的功課

  巡迴演出又忙又累,什麼時候能提筆寫作?石頭說,晚上6、7點開場的演唱會,團員們下午2、3點就要入場彩排,4點後弄完妝髮後,就只能等待觀眾入場,因為時間長,想找事做的他,想到以前國文課時喜歡寫作文,於是決定用這段時間來寫作。

  這寫作習慣從幾年前的「諾亞方舟世界巡迴演唱會」開始,石頭說,他原本用電腦打字,但後來覺得打字像是滑手機,總是留不住筆下的東西,所以改用鉛筆、橡皮擦和筆記本,「我會沿著紙上的方格慢慢寫。因為不喜歡塗塗改改,所以我用鉛筆和橡皮擦,如果寫錯字就擦掉,很像小學生。」

  就像其他喜歡提筆爬格子的人一樣,石頭用紙筆寫作並不稀奇,特別的是,石頭喜歡穿浴袍寫作。彩排完,怕冷的石頭就把房間的冷氣關掉,「但因為我寫作時很像在做運動,會一直流汗,所以我一定會穿浴袍寫。我從小寫作文就會流汗。」

  通常,石頭會獨自一人待在休息室,慢慢地,團員們就發現石頭有了某種儀式,演場會前的儀式,「若空間不夠,我也會在大家旁邊寫,所以大家都不會來打擾我,會給我這樣的空間和時間。」

  其他團員也有演出前的儀式嗎?石頭說,主唱阿信可能到開場前一刻都還在寫歌,其他人可能在打電動,「我也喜歡打,但開場前,我想靜下來,寫完了就有種:『喔!我寫完了,我做完功課了!』的感覺!」

因為留不住 所以要打開五感記錄生活

  新書為何叫《因為留不住》?「因為所有的文章都是在演唱會創作的,演唱會是一個很特別的活動,只有在當下才能感受得到,我覺得人生很多時候都像演唱會,因為它是留不住的時空,但又那麼奇幻、那麼特別。演唱會結束後,那個時空就結束了,這段時間的生活也是。」石頭表示。

  不僅享受寫作的片刻、完成工作前的儀式,石頭也靠書寫記錄轉瞬即逝的時光。從原本寫自己、寫家庭,到後來寫城市的特色與文化,「我訓練我自己,每到一座城市要把五感打開來,因為我要書寫,不是寫自己、而是寫感覺,所以就要借助外力,然後把過去一些情感和經歷投注在裡面。」

  「我很喜歡看當地人的生活樣貌,我會先排除商業區,去一些二、三級景點,像是老街、小吃、博物館等,總是會給我很多感觸。」石頭說。為了有更多時間取材,他通常會把握彩排前的自由時光,上午8點多就會從飯店出發。

  書裡有許多照片,都是石頭自己捕捉的畫面,有的是走近城市角落的特寫,有的是從飯店房間往外照的景色,「通常我們都住得比較高,就會看到一個城市的樣貌。」,石頭舉例,從飯店房間看出去,哈爾濱電視台像只鑽石戒指,令他驚豔,讓他更想探索這座城市。

  他還透露:「從飯店往外看好像很近,但卻無法融入,我從大二、大三就加入五月天,所以我不像一般人那麼接近社會,」他說,他很羨慕喜歡的作家王定國可以從作家進入商場再變回作家,這樣的身分轉變是他很羨慕的,「我一直希望可以進入社會去感受一些事,但我有時候覺得我好像還在往落地窗外看。」所以,他決定化身城市觀察家,川流在大街小巷,記錄自己的所見所感。

當個溫柔的父親 從陪伴和身教開始

  對石頭一家來說,餐桌是凝聚情感的存在,石頭和老婆狗狗、大小兒子都會一起用餐,而巡演到他鄉,在用餐時間靠著視訊,便成為交換彼此生活、維繫情感的一種方式。

  到新加坡巡演時,石頭赫然發現小兒子的美術作業「我的家」裡只畫了三個人:媽媽、哥哥和小兒子自己,石頭問:「爸爸呢?」小兒子說:「出差了。」看到小兒子畫的全家福只有三人,讓石頭覺得難過,希望能有更多時間陪伴家人。

  巡演時,不在家人身邊的日子很長,巡演結束後,在家人身邊的日子也很長。石頭把握能與家人互動的時間,他指著手上的水泡,那是昨天帶兒子除草後冒出來的,「我會帶青春期的兒子去種樹、去除草、去運動,帶著他看我怎麼做這些持續卻枯燥的事。」他喜歡用身教和陪伴教兒子,透過除草,教兒子努力就像生命力旺盛的草根,需要一點一滴去累積;透過陪兒子跑步,教他只要願意堅持就能到達終點。

跨界汲取能量 每個身分都有功課學

  透過閱讀和思考,也帶給石頭許多體悟,「我讀的書很雜,我很喜歡老莊,喜歡哲學討論。卡爾維諾(Italo Calvino)的《宇宙連環圖》,這小說太天馬行空了,竟然可以把這些原子、粒子和宇宙星塵寫得這麼擬人、這麼親近,」讓理組出身的石頭驚豔於文學的奧妙。

  石頭希望自己能多閱讀,「可能因為我對人生有很多疑問,也因為五月天的存在對我來說是一種責任,需要把我們的想法更有能量地去告訴別人,所以要想辦法精進自己。這世上創作的人已經很多了,我想辦法創作、想辦法探索,探索到最後,我就會想從經典中汲取能量。」

  出道至今,他是吉他手、作曲人、編曲家、五部劇情長片的演員、三本書的作者,石頭笑說,自己是個雜家。對於這些身分,石頭說:「都是創作,有時候是音樂人,有時候是寫字的人,有時是劇作家,演戲的人,每件事都還沒做完,但都想把它做好。」

  而這些身分並非獨立運作,而是在不知不覺中交互影響,「寫書以後,我發現我的音樂變得像文章,一直堆疊旋律和情緒,要從頭聽到尾才知道我要說什麼,以前那種歌反而寫不大出來。但在寫文字時,我希望它讀起來是有節奏的、有音樂性,所以像寫歌一樣,會有前奏、主歌、副歌出現。而因為我演過電影、看過很多劇本,所以知道要怎麼把故事拼湊出來,所以我又會把戲劇加到文字裡,嘗試創作虛構的故事。」

  訪談結束後,只見石頭走向落地窗,望著看得見台北101的窗外,再一次,當起城市觀察家。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