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cebook
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:::

職場新鮮誌

:::
回上一頁 友善列印 轉寄好友
字級:
小字級
中字級
大字級
焦點人物

半年閃辭大同 中年迷失的黑暗6年,讓何春盛領悟:挫敗也是資產

科技業老將、研華前總經理何春盛_Cheers雜誌提供,攝影-謝佩穎 科技業老將、研華前總經理何春盛_Cheers雜誌提供,攝影-謝佩穎

何春盛接任大同總經理半年就鎩羽而歸,對他來說不算什麼。眾人皆知他的豐功偉業,其實他曾有黑暗的6年,常獨自在車裡大罵宣洩。他在筆記本寫下憤怒,卻意外成了峰迴路轉的契機。

科技業老將、研華前總經理何春盛,只在大同做了短短半年總經理,就斷然請辭,引起不小震撼。

他告訴《天下》,這段日子以來,他腦海反覆迴盪台語歌手謝銘祐的名曲《路》。
該曲有一段象徵無畏及勇氣的歌詞:「有路,咱沿路唱歌;無路,咱蹽溪過嶺」,曾被總統蔡英文在國慶演說時引用,而聲名大噪。

何春盛接任大同總經理前夕,2021年6月,他也邊聽著這首歌,回顧自己在前東家研華的20年歲月,揮淚向老同事們告別,強調自己要讓大同重新偉大、擦亮百年品牌。

但半年後,他察覺在大同已無法掌控情勢,便決定「斷捨離」,直接去爬另一座山,不須纏鬥,因為「人生只要走過,都會留下一些什麼,」何春盛說,就像《路》的另一句歌詞:「離開的人沒有離開」。

小檔案

何春盛
出生/1954年
現職/研華董事
經歷/台灣惠普工程師及經理、惠榮總經理、國會助理、研華總經理、大同總經理
轉念心法
傾訴、與人連結、書寫、創造影響力中心,找到自身意義和新動能。

接受專訪這天,何春盛穿著俐落淺藍襯衫搭牛仔褲,銀色髮絲在夕陽餘暉下發光,倚著的牆閃著金色的光。

人生智慧需要時間淬鍊,何春盛斷捨離的坦然瀟灑,不是天生的。

風光外派,直落人生黑暗期

1978年,24歲的何春盛從大同工學院電機系畢業沒多久,就錄取進外商公司惠普上班。當年同事、鴻海集團前副總裁程天縱回憶,當時的何春盛憨厚、坦率、充滿熱情,「對人生充滿了期望,給人一種意氣風發、閃閃發亮的感覺!」

當年惠普同事都是台清交成的高材生,只有何春盛是私立大學畢業,為此他比同儕更賣力跑客戶,成為台灣惠普最年輕的頂尖業務,迅速升遷,被派去美國培訓,那是他最驕傲、風光的歲月。

35歲那年,何春盛以內部創業型態,外派到惠普與新光集團合資成立的軟體子公司惠榮擔任總經理。當時何春盛認為這是公司對他的栽培,卻沒想到進入「人生黑暗期」。

他一開始全心投入,將180萬元積蓄投資惠榮,一個人找辦公室、裝設備,還將惠普淘汰的地毯搬去鋪。結果公司連3年虧損,失敗收場。

這段時間,何春盛充滿挫折,下班開車,想起主管、客戶、營運逆境,「整個負面情緒就來了,開始在車裡大罵三字經!」

這三年,他結識了代表新光集團擔任惠榮第一任董事長的吳東昇。吳東昇出任立委,對政治很有興趣的何春盛,竟去當了吳東昇的國會助理,後來還以無黨籍身分在台北選市議員。

何春盛事後反思,自己當時「迷失」了,因為對惠榮的失敗很不甘心,從政是「想用更大的成功來蓋過這個失敗。」但他參選又失利。

程天縱分析,命運有時就差在一個決定或轉折,老同事們離開惠普後多有一番作為,例如劉克振創辦研華、程天縱當上德儀亞太區總裁,但何春盛卻從惠榮創業失敗再走上岔路,虛耗不少年月,「他是誤入叢林的小白兔,有段時間非常消沉。」

暗黑筆記本,轉化情緒

那時,何春盛為了排解情緒,開始有了一本暗黑筆記本,裡頭寫滿了憤恨思緒、人名與心情,有時是事件的過程,有時是情緒的發洩或詛咒。

但他也意外發現:每當自己寫下憤怒,負面感受就會被打開、宣洩、逐漸放流。這讓他有動力重新盤點情緒,思考人生新方向。

透過書寫來療癒,在心理學相當常見,美國社會心理學家彭尼貝克就指出,書寫過程中的「情緒性揭露」有助於理解自我與舒緩內心壓力。

在何春盛46歲那年,研華董事長劉克振邀他重返研華,出任北京分公司總經理,到中國開疆闢土。

回鍋背水一戰,北京登峰

說「重返」,是因為當年研華是何春盛與劉克振、黃育民三個惠普同事,一人出40萬共同創辦,只是何春盛後來有了升遷機會,便決定留在惠普,將股份賣回。

睽違十多年,這位「共同創辦人」回鍋,沒有特殊禮遇,因為即將到北京赴任,他的座位就在一間小會議室,中午還有工讀生跑進去睡午覺。

「這裡本來就沒有我的位置,」何春盛大受衝擊之後也深刻體悟,這趟中國行是背水一戰。

研華中國工業物聯網事業群總經理蔡奇男,當年只是個業務經理,調到北京後,與何春盛成為室友。第一天起床,這位大蔡奇男17歲的主管竟主動幫他做好早餐,餐桌上有兩人份的稀飯和家常菜,讓他嚇一大跳!

蔡奇男表示,何春盛很會帶人,不只用專業奠定研華在中國的競爭力,更讓部屬內心溫暖。例如,當蔡奇男在中國跑客戶遇到挫折,何春盛會反過來安慰他,「人就是全力以赴,把結果交給老天爺。」

「這句話影響我很深,他總是教我要轉念,每次跟他聊完天,就像被打了雞血!」蔡奇男笑道。

這是何春盛上半生的大起大落、峰迴路轉,成就的超然態度。

最重要的是,何春盛在職場中熱愛分享跟傾訴的性格,無意間助了人、也自助。

何春盛坦承,研華北京是他職場最快樂的時光,像重新爬另一座山,被老同事充分信任、有部屬追隨,能盡情貫徹自己的管理思維和想法,「當時研華還很小、沒有太多制度,所以很多制度是我定起來的。」

研華北京成為他口中的登峰時期。他因此返台升任研華總經理。

研華近年扶搖直上,市值達到超過3000億台幣的規模,與廣達並駕齊驅,何春盛居功厥偉。

他在2017年卸下研華總經理,退居第二線,擔任執行董事;並在2021年,出任大同總經理。

他告訴《天下》,他到大同6個月就辭職的理由。

「大股東想要賺快錢、賣土地,而不是想讓這家公司再度偉大,」何春盛嘆口氣,他說需要更多時間整頓大同本業,但大股東無法等。

不過何春盛並不後悔,「這6個月還不算挫折,因為我做了別人不敢做、沒有做的事。」雖然只做半年就鎩羽而歸,如今68歲的他多了份灑脫,說這是「瀟灑走一回」。

「至少我人生每個階段都有積累,不再糾結成與敗,只要走過,都是資產負債表上的資產,而不是負債,」何春盛笑著說。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