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cebook
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:::

職場新鮮誌

:::
回上一頁 友善列印 轉寄好友
字級:
小字級
中字級
大字級
職場觀點

台灣憑什麼變Web3最大受益者?人才最強:一個視覺設計年薪就600萬

區塊鏈傳教士廖世偉說:未來一年,會有Web3王者誕生。台灣如何善用絕佳戰略位置?當熊市腳步進逼,你我又該怎麼挖掘泡沫中的長久商機?

區塊鏈傳教士廖世偉早年在台大開課,只有30人。如今一堂「分散式金融導論」,有668人爆量搶修。圖片來源:謝佩穎攝_Cheers雜誌提供 區塊鏈傳教士廖世偉早年在台大開課,只有30人。如今一堂「分散式金融導論」,有668人爆量搶修。圖片來源:謝佩穎攝_Cheers雜誌提供

殺手級應用湧現普及更快、人人可參與的科技盛世

經歷炒作與泡沫,區塊鏈在2020年催生DeFi、2021年又掀起NFT等兩波熱潮。

尤其是NFT催生出加密龐克(CryptoPunks)、無聊猿(Bored Ape Yacht Club)等天價專案,又從運動潮牌到鹹酥雞都能結合,更堪稱殺手級應用,讓區塊鏈脫離小眾社群,開始真正成為所有人都可切入的Web3應用。

Web3是什麼?跟區塊鏈、NFT,甚至是經常相提並論的元宇宙,又有什麼關係?

根據美國最大加密貨幣創投a16z的定義,Web3是第三代網際網路,由區塊鏈、加密協議、數位資產、DeFi、NFT、分散式自治組織(DAO)等一系列技術所組成。

「這類似於前台及中、後台的關係,」之初加速器(AppWorks)董事長暨合夥人林之晨解釋,區塊鏈像是底層的通訊協定,能架構出可驗證、自治與分散式的Web3網路,目前以比特幣為主要代表。

與此相對的,則是我們現在所使用的前一代網際網路Web2,Google、臉書等網路巨頭是這一時代的最大贏家。

Web3發展出網路原生貨幣、改寫網路資料所有權,做到了許多上一代網路做不到的事情,NFT、DeFi,以及正在成為下一步發展重點的DAO,都是基於此而衍生的應用領域。

林之晨強調,「Web3可以視為新的典範轉移,未來將像Web2後期那樣席捲各行各業。」

至於台灣供應鏈瘋炒的元宇宙,則像是前台的使用者介面,重點在於從2D變成3D。但林之晨點出,元宇宙仍須依賴VR頭盔等特定硬體的普及才能發展,Web3發展進度將會更快。

「台灣產業的悲歌就是全世界都在談元宇宙的時候,只有台灣在談硬體,」廖世偉話說得更直,「但只有把Web3底層做好,元宇宙才會真的實現。」

他更預言,「未來一年就會有Web3的王者誕生,下個Google會很快出現,所以大家一定要把握這幾年,盡快參與。」

誰該參與?與上一代網路最大不同處之一,就是Web3的早期紅利並不限於科技圈。從投資、挖礦到藝術家,已有大量非技術背景者,在這波Web3初期獲利翻身。在藝術圈小有名氣的新媒體藝術家王新仁(阿亂),就是一例。

曾是台北數位藝術節兩次首獎得主的他告訴《天下》,過去10年他只賣出過一件作品,還是賣給政府贊助的單位。但去年6月,他成為首位登上國際頂級NFT藝術平台Art Blocks的台灣藝術家,1000多件作品在開售後,全數旋即秒殺。

以前他必須去設計公司上班1、2年,存到錢才能辭職、專心創作,這樣的生活10年來輪迴了2、3次。如今光是他在Art Blocks平台上售出的1000多件作品,總值粗估就有1000萬至6000萬台幣。

「我認為這徹底改變了世界,」王新仁說,他正在出資與一群伙伴共同創立去中心化的NFT交易平台akaSwap。他下定決心,「台灣需要有一個自己的平台,即使燒錢也要做。」

「近期我在Web3社群中,再度感受到九○年代後期的氛圍——對未來極其樂觀、充滿想像與願景,」黃耀文告訴《天下》,這是他繼網路泡沫後,第一次又有那種感受。

台灣實力在前段班
三大優勢,在小島做國際生意

不少如黃耀文這樣在上一波網路創業潮中歷經考驗的老將,正在成為推動Web3的另一股重要力量。

與Xrex公司相距不遠處一棟大樓內,曾打造出全球下載破千萬的即時通訊程式Cubie,連續創業家馮彥文就藏身在此。他已催生出市值數億美元的DeFi潛力獨角獸「波波球」(Perpetual Protocol),他笑說,在Web3「像我們這樣默默無名的,也可以做國際市場。」

黃耀文指出,Web3時代,台灣創業者的優勢正在明顯放大,打破過去軟體新創難以出海的困境。

優勢1:Web3開放網路特性,讓不同國家的創業者有更多公平競爭的機會。

「在Web3的基礎上,世界各地的任何一家小公司,會較從前更有機會得以打造出足以和Google、華為這類大企業相互競爭的產品,」旗下擁有知名虛擬地產遊戲The Sandbox、香港區塊鏈獨角獸Animoca Brands創辦人蕭逸,接受《天下》越洋專訪時指出,台灣過去和香港一樣,在數位產業都受到地域性的限制,但Web3開放性的底層架構會迫使更多利益平均分配。

他比喻這就像是自由貿易,或許所有人都喜歡貿易保護主義的好處,但現在全世界有哪個國家敢抗拒自由貿易?

「Web3時代短短幾年,香港已經誕生了好幾家大公司,」蕭逸說,包含Animoca、FTX、Crypto.com和Amber Group,都是在香港創立的,「這證明今天的香港可以在一個非常小的地方,誕生很多相當大的公司。我認為台灣也有這樣的潛力。」

優勢2:中國近年強力打壓加密貨幣,造成人才、資金與技術轉移,也對周邊國家構成有利形勢。

例證之一,就在信義區松仁路上、寬敞明亮的共享工作空間WeWork中,很難想像,這裡就是源於中國的全球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(Binance),不少員工在台工作據點之一。

幣安是目前加密貨幣現貨和衍生品交易量最大的交易所。根據彭博社分析其交易量和費用推估,去年幣安至少創造200億美元的收入,幾乎是美股上市加密貨幣交易所Coinbase營收的3倍。

彭博社估計,現年44歲的幣安創辦人趙長鵬淨資產約770億美元,一度躍居「華人首富」。

雖然幣安回應《天下》詢問時表示,幣安全球員工均採遠距辦公,目前在台並無固定據點。惟為與當地監管部門進行更好溝通,未來不排除在台設立正式辦事處的可能。
但幣安2017年起因中國監管收緊,撤出中國後,看中台灣工程師優勢,持續高薪挖角,擴大在台規模。業界盛傳目前已有數百人。一名業者私下透露,「光是一個視覺設計,在幣安年薪就高達300到600萬元。」

「台灣與新加坡是這波人才資金轉移的兩大受益者,」黃耀文分析,「新加坡集結trader(交易者),台灣則集結builder(工程人員)。」

優勢3:台灣競逐Web3產業的最根本優勢,仍是豐沛的技術人才聚集。

扎根台灣多年的日系創投Headline Asia(原名Infinity Ventures),近日就主導成立台灣第一檔純加密貨幣創投基金IVC,規模高達7000萬美元(約20億台幣)。

創始合夥人田中章雄直說,台灣每年都有大量工程師從大學畢業,這是最稀缺的資源,「我們認為台灣的潛力目前還被低估了。」

IVC另一位創始合伙人陸龍智,更看好加密貨幣新創從創業到上市,只需要不到一年時間,會持續吸引更多年輕技術人才加入這個領域。而且,幾個因緣際會,讓台灣成為亞洲最早投入區塊鏈技術的國家。

林之晨細數,2015年廖世偉在台大開課、2016年台北以太坊社群成立,以及2017年首次代幣發行(ICO)熱潮催生Cobinhood等一批新創,讓台灣奠定亞洲區塊鏈人才庫的基礎。

「當年第一次開課,學生只有30多人,講義內容還是我們一群人關一整個暑假想出來的,」曾是廖世偉第一批助教的黃偉軒回憶。現在他的數位資產管理平台Steaker,約有2成員工都來自廖世偉的實驗室。

「2016、2017年Vitalik(以太坊創辦人布特林)常來,帶來很多交流合作,不少國外投資人也會因此注意到台灣團隊,」區塊鏈解決方案沛理科技(Pelith)創辦人陳品說。他也是在那時,成為以太坊基金會最早期贊助支持的周邊研發人員之一。

以太坊是目前全球最重要的區塊鏈技術平台,無論是在NFT、區塊鏈智慧合約,或去中心化應用程式(Dapp)都佔有主導地位。其中官方成立的以太坊基金會,是最核心技術的研究組織。

顛峰時期,這個組織在全球約30名研究員中,就有7、8位是台灣人,讓台灣養出一批世界頂尖的區塊鏈技術人才。

陳品自信地說,台灣區塊鏈技術比起鄰近國家,至少有2、3年領先優勢,「總體實力在全球也算前段班,至少有前5名!」

我們能領先多久?
法規落後、國際化不足是挑戰

只是,隨著周邊國家近年競相快速崛起,台灣的優勢能維持多久,不無疑問。

在亞洲市場,星、港擁有原先金融中心的優勢,早就是領先群。此外,泰國、菲律賓、越南都快於台灣,已誕生第一隻Web3獨角獸。

例如目前全球市值最高、達30億美元的區塊鏈遊戲Axie Infinity,開發商就是越南團隊Sky Mavis。而全球最大NFT遊戲公會則是來自菲律賓、已獲a16z投資的YGG。

雖然台灣相對周邊競爭者,擁有更多優秀技術開發人才,但立法腳步遲滯,是產業長期發展一大隱憂。隨著近年愈來愈多國家建立明確的加密貨幣監管機制,台灣的制度環境,是否能長期留住這些快速成長的潛在獨角獸?

已成功在香港打造獨角獸的蕭逸則點出,國際化能力不足,仍是台灣創業者的最大限制,例如缺乏足夠的英語溝通人才,就是一大致命傷。

Web3創業無國界,但台灣創業者仍須克服挑戰,才能把自己放進世界的版圖。

【Web3常見問題】新一代網路是噱頭炒作?還是開放革命?

問:Web3與Web1、Web2差別是什麼?
答:Web3是一場網路後台的革命,改變網路資料儲存的方式。Web1與Web2採用中心化的伺服器,Web3則採用去中心化且公開透明的區塊鏈技術,改變網路的底層架構,也開啟新的網路型態與商業機會。

問:Web3解決什麼問題?
答:區塊鏈去中心化、不可篡改與公開透明的資料儲存方式,創造了陌生使用者在無信任基礎的網路環境中,不須透過第三方平台也能相互信賴,直接進行金融交易或是資料記錄的可能性。

實際應用可能造成幾種影響。首先,透過區塊鏈與加密貨幣,金融交易的型態將更加去中心化。再者,隨著企業開始採用區塊鏈儲存資料,企業將無法再獨佔使用者數據,因此增加使用者對自己資料的掌握。另外,NFT可以取代傳統資產憑證,成為數位化紙本的所有權證明。最後,DAO有可能取代傳統企業,出現更透明與去中心化的線上組織方式。

問:Web3發展正處於什麼階段?
答:雖然區塊鏈技術已存在超過10年,多數人仍認為Web3依舊處於初期的發展階段,甚至是泡沫化初期。以太坊聯合創始人布特林指出,加密貨幣吸引許多投機者,恐怕只有泡沫化後,才能看到技術真正長期應用的面向。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