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cebook
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:::

職場新鮮誌

:::
回上一頁 友善列印 轉寄好友
字級:
小字級
中字級
大字級
財經國際

「KKday在這幾乎沒對手」 日本爆發報復性觀光,為何台灣新創超吃香?

2021年啟用,位於橫濱的日本首座都市型纜車,能從高處一覽橫濱港景色。其線上售票服務由台灣新創KKday獨家提供。圖片來源:王建棟攝_Cheers雜誌 2021年啟用,位於橫濱的日本首座都市型纜車,能從高處一覽橫濱港景色。其線上售票服務由台灣新創KKday獨家提供。圖片來源:王建棟攝_Cheers雜誌

文 林佳誼
日本開國門,在外國旅客湧入之前,國內已出現報復性觀光。《天下》團隊在當地,與一批嗅覺靈敏的台灣新創見面,inline攻進東京排隊餐廳,KKday與人氣景點合作服務。他們如何讓最挑剔市場買單?

6月下旬的週五傍晚,天色剛暗,距離東京車站僅一站的神田,燒肉店和居酒屋林立的巷弄間,湧入急著放鬆的日本上班族。

總是穿得一身黑、卻一見面就給《天下》記者一個大擁抱的,是來自台灣的餐廳訂位系統inline創辦人暨執行長于家瓏。她帶記者鑽進巷子,突然進入一個歐式氛圍空間。

這家僅約30個座位、在Google拿到4.4顆星好評的人氣法式餐廳,是inline急欲在日本拿下的指標性客戶。

「這裡花草茶很好喝,麵包是從京都特地送來的,」坐上餐桌,幾個月前才被于家瓏挖來的日本區總經理、foodpanda前日本社長奧江靖,展現私下的老饕功力對眾人介紹。

餐桌另一側,一位inline業務從手機點開另一家已簽約人氣居酒屋的後台系統,檢視即時數據,告訴于家瓏,「現在已經排了27組,昨晚最後一組排到9點。」

如今預約東京熱門排隊餐廳,你用的可能是來自台灣、還在試營運階段的inline系統。

瞄準日本服務業數位痛點

場景轉到距離東京30公里的橫濱,去年東京奧運前啟用、日本第一座穿梭都市內的纜車,成為以夜景聞名的橫濱港最新觀光景點。

《天下》記者搭上這個與台北貓纜很類似的半透明纜車,車程雖僅5分鐘,卻能從全新視角將「橫濱港未來21」的港灣風光盡收眼底。

當售票口大排長龍時,工作人員會掛出告示,請不耐久候的旅客用手機線上購票。一掃二維條碼,連上的是台灣最大旅遊電商KKday的日文頁面。

KKday是橫濱纜車目前線上票券銷售獨家合作平台。從去年底開始,半年間已售出1.7萬張票,多是日本民眾購買。

日圓貶到25年新低,日本為救經濟,全力刺激觀光,6月起正式打開國門,衝刺史上最大報復性觀光潮。
不同的是,這一次,一批嗅覺靈敏的台灣餐飲娛樂新創業者,看到疫後日本服務業數位轉型的強勁需求,早已悄悄來到日本卡位,例如KKday與inline。

為什麼台灣來的新創,可以打入日本餐飲和旅遊,這兩大最講究人情關係與文化的傳統行業?

已派駐日本十多年的台貿中心東京事務所所長陳英顯分析,原因在於日本產業數位轉型需求太大,國內數位新創供給根本不夠,無法滿足疫後產業暴增的需求。

「餐飲旅遊業是日本最傳統的行業,數位化非常落後,」陳英顯說,「KKday在這邊幾乎沒有對手。」

inline》聯手美國巨頭攻亞洲

走進東京車站旁一座大樓的共享辦公室WeWork,5月才正式進軍日本的于家瓏,已在此組建了一支約10人的團隊。

【小檔案】inline
成立/2016年
創辦人/于家瓏
日本區總經理/奧江靖
主要業務/餐廳訂候位管理、線上點餐、顧客管理 CRM
攻日心法/投資建立當地團隊,深入理解在地使用者習慣,確實執行在地化

創業6年,inline已是台、港兩地最大的餐廳訂位系統,合作餐廳家數累計近7000家,去年營收突破3億元。但接下來才是真正的重頭戲。

因為,美國餐廳訂位巨頭OpenTable在6月底宣布對inline進行策略投資,雙方結為策略合作伙伴。一名早期投資人私下對《天下》分析,OpenTable此舉就是想借重inline的經驗,進攻其不熟悉的亞洲市場,而世界第三大經濟體日本正是重中之重。
儘管雙方對投資金額保密,但于家瓏告訴《天下》,目前處於A輪階段的inline,累計募資額已突破2200萬美元(約6.5億台幣)。這讓inline有足夠銀彈挑戰這個除中國以外的亞洲最大餐飲市場。

其實4年前,于家瓏就曾到日本試水溫。她談下一家餐廳進行測試,就發現日本市場太獨特,需要投入大量資源做在地化才有機會,當時只能先撤出。

「走錯一步會全盤皆輸,這種情形在新創比比皆是,」于家瓏有著一般新創身上少見的沉穩,「日本始終在我的中長期路徑裡,而現在時機對我們更有利。」

比歐美同業更願為當地改產品

「日本市場很難做,」待過日本網路業逾10年的奧江靖直言,「你必須改變產品來適應市場,但是國際大公司很難做到這一點。」

舉例來說,當于家瓏上月首次到一家剛簽下的日本餐廳時,就發現店經理正在抱怨電話號碼欄位只有一個不夠用。

一問之下她才發現,原來日本人習慣公、私手機分開,使用兩個號碼,這與inline過去其他國家用戶的習慣都不同。時隔幾週,她點開系統展示給《天下》看,如今介面上已可輸入兩欄電話。

奧江靖說,過去他在網路外商工作,經常問高層是否願意為日本市場做出改變,得到的答案通常都很模糊。

「多數人嘴上都說願意做出任何需要的改變,但實際上很少給出承諾,」他說,因為全球網路平台為了擴充性考量,很難為單一市場修改產品,即便是日本這麼大的市場。

然而,當他認識于家瓏,發現在他開口前,她就已經在為日本市場做產品調整了。奧江靖坦言,這一點讓他感到「很新鮮」。

奧江靖說,從台灣來的inline,既有跨國營運豐富經驗,卻比其他歐美大型業者更願意為當地調整,是有望征服這個最挑剔市場的關鍵。

KKday》拿下財團、政府合作案

「太便宜了!」一艘日式傳統遊船「屋形船」,緩緩駛過6月初夏夜晚的東京灣,看著倒映在水面上的晴空塔,年約50的日本上班族金山明永站在船頭大呼。

這趟內容包含遊河賞東京夜景,以及日本會席料理、酒水無限暢飲的屋形船,全程定價1.1萬圓,換算約2000多台幣。從群馬縣來的金山笑著說,「全世界哪裡有這麼便宜的價格?」

開心的金山,只是數以萬計正在重返東京的遊客之一。一襲盛裝和服、今年已69歲的屋形船女將伊東陽子告訴我們,「過去兩年都是靠政府補助撐住,現在起是我們要決勝負的時候了。」
同樣對這一波日本報復性觀光潮商機志在必得的,還有醞釀兩年的KKday。

規模已達60人的日本KKday團隊,興奮地告訴到訪的《天下》,過去兩年疫情期間,除了橫濱纜車,他們還談下東京近郊三崎京急列車所推出的「京急三崎鮪魚一日套票」線上售票。此外,KKday所推出的旅遊預訂系統rezio,也打入一家疫情前每年入園人數有百萬計的大型動物園。

這三個指標案例意義非凡,因為其背後的母公司,都是日本大型財團、鐵道集團,甚至是政府機構。

KKday是怎麼辦到的?
【小檔案】KKday
成立/2014年
創辦人/陳明明
日本社長/大淵公晴
主要業務/旅遊體驗電商平台
攻日心法/針對各國旅客進行差異化商品開發,擴大導流客源,樹立優勢

變身在地業者,開拓外國客源

「這些大型廠商會選擇和來自台灣、又是新創的KKday合作,就是期待我們吸引入境旅客的能力,」前日本17Live商務長(CBO)、去年加入KKday擔任日本分公司社長的大淵公晴強調。

另一個關鍵是,KKday為加速壯大日本業務,收購日本最大體驗型活動預約服務「Activity Japan」等國內業務。而大淵正是2014年一手開創Activity Japan的關鍵人物。

去年KKday創辦人暨執行長陳明明延攬他加入,委以他讓日本KKday變身真正在地業者、開拓更多國客源的重責大任。

大淵說,過去日本KKday主要是是針對台灣旅客開發商品,但疫情期間轉向攻日本國內市場,後疫情時代,則是要把觸角拓展到針對不同國家的旅客做不同商品開發。

例如星、港旅客收入高,熱愛米其林餐廳,韓國旅客則因距離近,特別喜歡到九州,而東南亞旅客多半仍最愛東京鐵塔、淺草寺等經典景點等。

6月起,日本重啟國門,KKday日本團隊正快馬加鞭,連忙將過去兩年陸續停售、針對國外觀光客的產品重新上架。

「6月政府突然說可以開放,現在業者都在加緊準備,」大淵自信地說,KKday平台上過去人氣商品已有約半數都恢復供應,最終目標是要將佔過去銷量前80%的商品全部重開。
陳明明看好,旅遊是剛需,各國旅客已兩年多沒出遊,存下不少基金,這塊大餅是旅遊業重新站起來的重要一步,也是台灣數位新創的大好機會。(責任編輯:王儷華)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