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cebook
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:::

職場新鮮誌

:::
回上一頁 友善列印 轉寄好友
字級:
小字級
中字級
大字級
焦點人物

走出憂鬱低谷,百萬YouTuber阿滴:我學會不再討好所有人

YouTuber阿滴_圖片來源:卓杜信_Cheers雜誌提供 YouTuber阿滴_圖片來源:卓杜信_Cheers雜誌提供

獲選百大影響力網紅的YouTuber阿滴,在生涯高峰時卻遭憂鬱症侵襲,甚至想過輕生,大病初癒讓他領悟到,人生按下暫停鍵,也沒什麼大不了。本次也是阿滴出書後,首次針對這段經歷受訪。

阿滴給憂鬱症患者的3個建議:

1.圈出對你重要的人事物:別把時間花在不值得的人事物上。

2.常對著鏡子讚美自己:你才是唯一可以陪伴自己一輩子的人,可以對自己嚴格,但不要對自己惡劣。

3.適度休息:找到你真正感興趣的事情,並在過程中看到自己的成長。

訂閱會員人數衝破200萬,並在28歲創業成立公司的阿滴(都省瑞),他的職涯看似人生勝利組,但卻是以極速快轉的步調交換而來。

2021年7月11日,他以影片首度公開坦承自己罹患憂鬱症。一年後,他將心路歷程寫成新書《按下暫停鍵也沒關係》。

揭露生病、分享痊癒歷程,這並非阿滴的第一次,早在他剛踏進YouTuber圈,就曾拍片分享自己對抗異位性皮膚炎的血淚史。

他坦言,會起心動念做這些事,是因為希望“Be a helpful person”,助人會讓他感到很快樂。

攀上百萬點閱頂峰,卻接連迎來挫敗

2017年,阿滴全職做《阿滴英文》頻道一年多,就成為全台第1個突破百萬訂閱的知識型YouTuber。兩年後,訂閱數又翻倍,寫下全台第2個訂閱數達200萬的紀錄。那一年,他才30歲。

之後他乘勝追擊,希望尋找第2個事業高峰,包括開線上課程、創辦英語雜誌、投資房地產,結果卻都以失敗收場。

同年,他發現純教學的影片觸及率遇到瓶頸,必須調整內容,在11月創立的新頻道《阿滴日常》,未料卻被網友抨擊,為了追求流量悖離初心。原以為轉型可以突破重圍,結果反倒陷入低谷。

為了工作,阿滴讓生活一切數據化,卻導致身心健康失衡,他開始會用每部片的觀看數,來衡量自己的價值,有段時間他去芬蘭跟北海道,光一週就上傳14支影片。

2020年9月,憂鬱症正式襲向阿滴。打開當時寫在Facebook上「限定本人」的貼文,內容幾乎都是「你怎麼這麼爛,你要更好一點」等非常黑暗的內容。

有一次,在一場對國小生的演講上,明明是講過好幾十次的內容,他卻腦筋一片空白,站在台上不斷發抖。搭高鐵回台北時,站在月台邊,他竟有個強烈的念頭浮現--我好想跳下去。

回家後,滴妹(都冠伶)拿了一組樂高邀他一起拼,結果阿滴拼著拼著就哭了。察覺自己不對勁,他開始聽從身心科醫師的指示,吃抗憂鬱的藥,有時症狀嚴重,一天要吃超過6顆的抗憂鬱、安眠藥、鎮定劑。

然而,藥物無法即刻見效,阿滴透露,有時他吞了兩顆安眠藥,半夜還是會醒來,因為每分每秒都處於難過、悲傷、憂鬱的狀態,生理上還會頭痛、不自主地發抖跟流汗。因此只能不斷在辦公室繞圈圈走路,每天大概花2~3個小時重複做這件事。

「憂鬱症讓我恐慌的點是,會變很遲鈍、很笨,講一句話都要想很久,特別是我當時需要拍攝,拍攝是很需要反應能力的,還要更高一層去思考有什麼有趣有梗的東西,這是我當時完全做不到的事情,」阿滴說。

有次全家人坐在客廳,爸媽跟妹妹不斷鼓勵他,告訴他:「你很棒!」但阿滴卻坐在他們對面邊滑手機,邊上網搜尋「自殺的方式」。

他透露,當時因自我期許高,有很大的財務壓力,想買房給爸媽,又遇到投資失利、被朋友騙錢,同時還要發薪水給工作團隊。從小養成的完美主義跟責任感,成為擊垮他的最後一根稻草。

責任感重,不善紓壓,導致憂鬱纏身

很多人以為阿滴的生涯歷程十分順遂,從小到新加坡念書,長大後回台念美國學校,念完輔仁大學英語系多媒體英語教學組碩士後不久,便當起YouTuber做英語教學,一切看似水到渠成。

但事實上,在影片沒呈現的鏡頭背後,他曾是一度自卑、被排擠的邊緣人。

初到新加坡求學,他上課猶如鴨子聽雷,下課還要到語言學校惡補英文,即使有時會無助地躲在棉被內偷哭,但樂天的性格,加上身為哥哥,他選擇堅強起來。然而,就在他好不容易適應新加坡環境,2008年金融海嘯爆發,阿滴的父母無法支應兄妹的學費,兩人只好回台就讀美國學校,除了要重新適應生活,還得花大量時間惡補學科,以應付高中升學考試。

這時阿滴因罹患異位性皮膚炎,總是全身搔癢難耐,還會脫皮屑,加上說英文帶有新加坡口音,而被同學視為「異類」,嘲笑、排擠成為他的國中生活日常,他漸漸變得性格封閉。直到上高中後,才因為英文能力比同學突出,而重新找回自信。

正是因為從小在海外獨立生活的經歷,讓阿滴總是對家人報喜不報憂,「很多憂鬱症患者不是抗壓性差,是因為扛太多的責任,過了臨界點反而像一顆氣球,直接爆掉。」

為了讓阿滴盡快好起來,他的家人、朋友共同成立一個「自殺守望者」群組,包括YouTuber黃大謙、劉沛、張志祺、Joeman等人都輪流盯著他,確保他的身心安全。

為了讓自己復原起來,阿滴也開始使用「Daylio」APP,記錄每一天的情緒波動,根據情緒狀況會出現不同顏色,當時「只要想死」,他就會以紅色來記錄,「覺得痛苦」是橘色、「焦慮」是藍色、「沒感覺」是綠色,「開心」則是青色。

在被眾人呵護的那段期間,阿滴開始放下工作、停止更新影片,開始嘗試做瑜珈、下廚,讓身心徹底放鬆。在按下人生的暫停鍵之後,原本他的APP紀錄上幾乎都是紅色,後來開始出現愈來愈多藍色,最後剩下綠色跟青色。

練習善待自己,學會不再討好別人

走過憂鬱低谷,阿滴學會不再老是獨自扛起所有責任。「我以前的夢想是,先幫爸媽買房子,然後趕快把房貸繳完,再來是幫妹妹買房,最後才輪到我自己;但我現在會把自己的順位往前排,直接跳過我妹,」他大笑說。

面對這樣的心境變化,他解釋:「就是變得比較自私吧!」但他認為這樣才是正確的,「就像飛機失事時,你一定要先自己戴好氧氣罩,才有能力去幫別人戴。」

「以前百萬訂閱的時候,我是想要討好所有人的,我希望所有人都喜歡我,」阿滴坦言,以前的他,會希望做每件事都有8、9成的人贊成自己,但他現在學會辨別真正在乎的群眾,不再一味討好所有人。

對於成功的定義,阿滴也有新的見解,「如果單以數字來看,我覺得自己是蠻成功的,但如果要以社會眼光看待,或許我就不是那麼成功,」他表示,現在自己不再輕易被流量綁架,「觀看次數會是我創作的指標,但不是唯一考量,我想要多拍一些對社會有意義的內容。」

「當你圈出在乎的戰場,並把目標寫下來,就會知道哪些人、說什麼話,並不會影響你去達成目標,就算他們的聲音很大、人數很多,但若不影響我要做的事情,就跟我沒有什麼關係,」阿滴豁達地說。

除了放下追求他人的肯定,阿滴如今也刻意放慢工作步調,維持工作與生活間的平衡:「我現在每個週末都不會排事情,週六就是在家做飯,週日出去走走,工作只排在平日,不像以前不分日夜都在工作。」

歷經人生的大起大落後,阿滴有感而發地說,「有一句話叫做,人生近看是悲劇,但遠看是喜劇。」他仍無法樂觀看待過往的磨難,但已經能正向解讀其中的收穫。
他進一步說,「每一段痛苦的歷程,你都要賦予它意義。」就像他罹患憂鬱症時很痛苦,但卻也正是因為有過這段經歷,如今他才能幫助別人,所以各階段的痛苦其實也都是一個禮物。

YouTuber已成為當前年輕人最嚮往的職業之一,但從阿滴的人生故事,可以看見,唯有認清自己的價值與目的,才不會在眾聲喧嘩的吵鬧世界中,迷失自己。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