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cebook
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:::

職場新鮮誌

:::
回上一頁 友善列印 轉寄好友
字級:
小字級
中字級
大字級
職場觀點

從被罵狗屁到被讚爆 兩個大叔創台灣新創最快獨角獸紀錄

馮彥文(右)、李紹剛(左)兩人聯手搭檔創業已有8年時間,曾經試過的構想至少有兩位數之多。圖片來源:王建棟_Cheers雜誌提供 馮彥文(右)、李紹剛(左)兩人聯手搭檔創業已有8年時間,曾經試過的構想至少有兩位數之多。圖片來源:王建棟_Cheers雜誌提供

文 林佳誼

去中心化衍生金融商品交易服務商「波波球」,由兩個Web2創業老將,一開始就仿效矽谷鎖定全球市場,以創投都追不上的新穎技術,躍身DeFi潛力獨角獸。

2020年3月,去中心化金融(DeFi)新創「波波球」(Perpetual Protocol)兩個共同創辦人馮彥文、李紹剛,趕在台灣封鎖美國人入境的前一刻逃回台灣。因為疫情爆發,這趟原本事關公司未來命運的募資行,不要說融資,就連一個投資人的面也沒見著。

》Perpetual Protocol(波波球)
·成立/2019年
·創辦人/馮彥文、李紹剛
·主要業務/去中心化衍生金融商品交易服務
·Web3成就/累計交易量達400億美元,市佔率最高達7成,創台灣數位新創最快晉升獨角獸紀錄


兩人灰頭土臉地回台後,好不容易輾轉安排了一家美國創投願意視訊會議,沒想到對方聽完他們的構想,毫不留情面地撂下一句,「這是狗屁(bullshit)!」

兩年後的現在,他們打造的這套去中心化衍生金融商品交易服務「波波球協議」,在2020年底上線後,截至今年2月,累積交易量達到驚人的400億美元,一度是全球DeFi市場交易量最大的去中心化衍生金融商品交易平台,市場佔比最高達到7成之多,換算手續費收入累計約4000萬美元(約11億台幣)。

而其發行的PERP代幣(具類似傳統企業的股權性質),去年10月流通市值一度突破10億美元,達到獨角獸等級。

這創下台灣數位新創史無前例最快晉升獨角獸的紀錄。儘管隨著加密貨幣整體進入修正,波波球市值現已回落至5億美元以下。

另外,由於台灣加密貨幣業務尚未明確合法化,波波球一開始就直接擋掉台灣IP用戶,直攻海外。

這讓波波球的成功有另一層更重要意義——這是極少數在台灣創業,卻從第一天就直攻海外市場並成功的新創。

4次視訊會議,就搶下募資

他們是怎麼扭轉頹勢的?一切要回到那場視訊會議。

「我們前後開了4次Zoom會議,他們的態度從『這是狗屁』、『我不太懂』、『真的是這樣嗎?』到最後一次變成『真的是太酷了!』」李紹剛笑著形容他們與後來成為主要投資人的美國創投Multicoin Capital,4次會議前後的戲劇性轉變。

事實上,Multicoin是一家首檔基金報酬率創造28倍超高績效、近兩年在全球Web3創投快速崛起的傳奇基金。最終,Multicoin不僅決定投資,還為波波球找來多家加密貨幣領域的國際一流投資機構,一口氣募了180萬美元(約5000萬台幣)。在比特幣跌到5000美元的2020年初,沒有任何人投資的熊市低谷,這筆資金徹底挽救了波波球命運。

「他們很好地解決了交易者找不到對手方的問題,這是當時DeFi市場的最大困境,」Multicoin合夥人姜楚凌(Mable Jiang)坦言,最初團隊所提出的解決方案太過創新,就連他們也沒看懂,反覆問很多問題才能理解。

但這也正是為什麼波波球能在過去一年維持相當久的競爭優勢,無論是交易量或用戶數,都與競爭對手拉開差距的原因。

之所以連創投都看不懂,就是因為概念夠新、夠快,而這有賴兩個創業老手多年來練就的「清單選題術」,「選題是創業成功最重要的一件事,」馮彥文強調。

獨門創業祕技,闖蕩矽谷

過去幾年他們曾做過社交、聊天相關的照片或影片分享等至少十餘款應用程式,每次出手前,都會列出一個很長的清單將各種資訊拆解,提早推演下一步什麼機會可能成功。

馮彥文解釋,每當看到有興趣的新興趨勢崛起,他們不會立即跟風做市場上已有的產品,而是會投資一段時間觀察、吸收大量相關資訊,並將研究資料記錄在筆記軟體Notion,再細分拆解各個環節,預先模擬下一步的需求會出現在哪裡。

在波波球之前,他們曾觀察到許多加密貨幣公司融資、獲利後,無法將資金合規變現,甚至難以發出員工薪水的痛點,遂得出後續許多新創可能會需要區塊鏈會計工具的構想。

隨後在2019年,他們又看到以太坊上的代幣愈來愈多、愈來愈成熟。「那時我們就開始想,下一步可能會出現什麼?」馮彥文說,最後在幾個選項裡挑中了現在的波波球協議。

「時機點、加上對題目敏銳,是他們成功的關鍵,」台灣首位以太坊基金會研究員、現任imToken首席科學家陳昶吾觀察,2020年DeFi剛興起,波波球敏銳地看出鏈上湧現的眾多金融衍生商品中,還有這一個缺口,遂快速出手,背後反映出團隊創業經驗與技術實力兼具。

「清單選題術」雖是兩人自行練就,但馮彥文說這種以精密、系統化流程,管理模糊、鬆散的創業發想,背後精神是從矽谷新創圈學來的。

今年47歲的馮彥文和37歲的李紹剛,這兩個創業資歷合計起來堪稱近半個世紀的老手,都是台灣新創圈知名的連續創業家。

創業老將,都做過殺手級應用

1999年,交大資科所剛畢業的馮彥文一心想到矽谷闖闖,和當時女友、也是現在的老婆,兩人直接買了機票就飛到美國。他用就讀語言學校一個月的時間,拚命丟履歷,竟真的錄取一家手機軟體開發商。沒想到上工後,隨即迎來網路泡沫破滅。

馮彥文的公司從最初40人,一路砍到只剩5人。每個非美籍員工只要一被裁員,工作簽證就失效,要在幾天內收拾行李離開美國。他至今仍清楚記得當時壓力之大,「我看到公司愈來愈小、愈來愈小,每天都在想怎麼辦、怎麼辦?」

但正是那幾年累積的經驗,讓他回台後在智慧型手機問世初期,就做出締造超過千萬下載量的社交應用程式Cubie,並入選美國知名加速器500 Startups,還被科技媒體TechCrunch評為該屆十大傑出團隊之一。

馮彥文也因此認識後來入選的李紹剛。當時李紹剛參與創立的應用程式開發者設計工具POP,只花7個月開發,上線3天就被國外用戶放到網路上推爆,經歷一夜之間紅到矽谷、YouTube創辦人陳士駿還提供資金與住宿邀請他們前往當地的夢幻際遇。

不用喝洋墨水,也能攀上世界級

馮彥文與李紹剛當時的創業都沒能走到最後,但同樣在創業初期就直接挑戰世界級的矽谷,讓他們與多數台灣創業者走上不一樣的道路——直接像矽谷新創一樣瞄準全世界。

「我永遠都想要做最厲害的人,」馮彥文說,我們做的題目一定有個條件,要做就要想辦法直接去美國市場。

即便是在台灣創業,馮彥文也認為,一個好的創業者,應該設法找到一個題目能夠繞開國界限制,做出直接挑戰全世界的產品。

為此,波波球團隊花費極大精力融入矽谷當地生態,疫情前,他們每年約有三分之一時間待在美國,頻繁與投資人、創業者互動。

「我們總是假裝自己是一個矽谷團隊,」馮彥文開玩笑。但李紹剛形容,「這其實像是一種部落知識傳遞,」讓他們往往能比台灣提早3至6個月得到最新資訊,保持與矽谷新創趨勢幾乎同步。

「台灣的先天限制,是因為創業者心中先給了自己限制,」馮彥文說。波波球證明只要有世界級企圖心,即便是沒喝過洋墨水的「土鱉」,在台灣也能做出世界級創業。

波波球協議創新在哪、為何大受歡迎?

究竟「波波球協議」是什麼?

2020年初,加密貨幣市場氣氛非常糟糕,雖然許多概念新穎的DeFi衍生性金融商品接連問世,市場上卻沒有人想交易。僅有的交易者找不到對手方,就更難成交,市場流動性因此陷入惡性循環。但波波球以兩大策略成功吸引了大量交易者。

一方面,波波球提出演算法模擬設置「虛擬自動做市商」(Virtual Automated Market Maker),有效提升整體資金使用率,解決難以成交的問題。

另一方面,多數協議起初都架設在以太坊主鏈上,常有交易壅塞、手續費高昂的問題。而波波球則選擇將協議架設在以太坊的側鏈或二層,讓手續費大幅降低,僅收取交易額0.1%,更成為受交易者歡迎的一大原因。

簡單來說,「波波球協議」是一套架設在以太坊區塊鏈上的加密貨幣期貨交易永續合約,支援各種主要加密貨幣間的期貨交易,並發行專屬的PERP代幣(類似於股權)。「協議」兩字,指的是使用者必須按照預先寫好的智慧合約來進行交易。

這套協議由馮彥文、李紹剛所帶領的波波球公司創建,上線推出後則交由PERP代幣持有者等相關參與者組成的去中心化組織Perpetual DAO,負責協議的運作治理。

TOP